• <u id="6thf4"><small id="6thf4"><blockquote id="6thf4"></blockquote></small></u><source id="6thf4"><mark id="6thf4"></mark></source>
  • <thead id="6thf4"><tr id="6thf4"></tr></thead>
      您當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肅網  >  隴南  >  隴南市

      踏尋六十載 好歌長留存 ——楊克棟和他的《隴南·老山歌》

       2021/11/18/ 16:20 來源:隴南日報

        “隴南山歌,其歷史沉淀之深厚,涉及生活面之廣闊,表達愛情方式之獨特,采用比喻之生動形象,方言詞語之豐富多彩等等,都為文化人類學、社會學、民俗學、文藝學、語言學家們提供了大量有價值的研究資料和可資借鑒的素材。”

      ———柯楊(蘭州大學教授 原蘭州大學文學院院長 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常務理事)

        “隴南山歌,具有豐富的文化內涵,它是隴南農民生活經驗和藝術經驗的結晶,仿佛一個多棱鏡,可以折射出不同層面的意義。” 

      ———常文昌(蘭州大學教授 博士生導師)

        “隴南山歌,亦可叫詩,發乎情,止乎詩。沒有一點忸然作態、不知所云的壞毛病。生動、傳神又簡潔,并每首各有所指、所用。論手法,不是現代派,也不是守舊派,是民眾派。一切文學家、藝術家讀了它們,都非乖乖稱師不可。”

      ———孫文濤(詩人 原《詩刊》編輯)

        楊克棟:男,漢族,1938年生,甘肅省西和縣人。林業工程師。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中國民俗學會會員,甘肅省中華民族文化促進會會員。甘肅省乞巧文化研究會理事,甘肅省林業學會會員,隴南文史研究中心研究員。

        著有《仇池風隴南山歌》《大美隴南山歌集》《仇池乞巧民俗錄》等書!冻鸪仫L隴南山歌》一書,曾先后榮獲“甘肅省第五屆敦煌文藝獎”二等獎,“首屆隴南文藝獎”金獎,“首屆仇池文藝獎”特別獎。

      《隴南·老山歌》由敦煌文藝出版社出版

      楊克棟近照

        《隴南•老山歌》(選錄)

        一 紅軍直下徽成縣[1]

        走江口來過茨壩[2],大營扎在曹彭家[3]。

        山腳地畔路過走,李家窯[4]上殺惡狗。

        周家大營緩商量,席家川里吃干糧[5]。

        皇城上安的水機關[6],兩架飛機打旋旋。

        大軍過了橫嶺山,晚上駐在石峽關。

        西和一仗打得歡,紅軍直下徽成縣。

        [1]公元1936年9月,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面軍,經禮縣、西和進駐徽縣、成縣。

        [2]江口、茨壩:均為甘肅省禮縣地名。

        [3]曹彭家:即曹溝、彭寺。甘肅省西和縣地名。

        [4]李家窯以下周家大營、席家川、皇城、橫嶺山、石峽關均為甘肅省西和縣地名。

        [5]干糧:方言詞(以下簡稱方),午飯。

        [6]水機關:(方)機關槍。

        二 土改鬧了身翻了

        斗地主來鬧土改,分房分地分浮財[1]。

        小哥哥家里人口旺,川地分了四五坰。

        吐了黃連吃甜瓜,土地今兒個回老家。

        塔子山上起黑云,賢妹娃的家里窮。

        藍花兒壇壇裝菜油,又分房子又分牛。

        惡霸斗了恨消了,土改鬧了身翻了。

        春風吹動坡上草,共產黨把人救活了。

        久旱老天爺下大雨,黨的恩情沒法比。

        貧雇農永遠手拉手,風里雨里跟黨走!

        [1]浮財:(方)地主家隱藏的金銀與貨幣。

        三 山歌本是先人[1]留

        古人修下的鐘鼓樓,山歌本是先人留。

        古人砌下的七層塔,唱的人一茬接一茬。

        古人穿下的鐵甲盔,唱的人一輩接一輩。

        古人耍下的青龍刀,唱的人一朝[2]接一朝。

        松樹上蹴[3]的白天鵝,當世人唱的老山歌。

        漫山遍野的青竹桿,先人的山歌沒失傳!

        [1]先人:祖先。

        [2]朝:指朝代。

        [3]蹴:(方)jiù。蹲。

        四 扎花手上一棒槌

        遠地里聽著棒槌響,賢妹娃河邊洗衣裳。

        棗木的秤桿紅銅砣,郎在梁梁上打山歌。

        郎的山歌打得亮,句句點到了妹心上。

        馬尾[1]綁豆腐沒提了,山歌把賢妹聽迷了。

        想的南來砸的北,扎花手上一棒槌。

        棒槌砸在妹身上,生生兒[2]疼在郎心上。白漂布染成老金黃,單怨棒槌不怨郎。

        [1]尾:yǐ。

        [2]生生兒:(方)程度相當高的。

        五 不般配著不愛唱

       。ㄒ唬

        甲:唱了一聲不唱了,河淹了么水淌[1]了?

        乙:河沒淹來水沒淌,不投心病不愛唱。

       。ǘ

        甲:唱了一聲不唱了,你把山歌全忘了。

        乙:記著哩來也沒忘,劃不來[2]著不愛唱。

       。ㄈ

        甲:唱了一聲不唱了,何人把你阻擋了?

        乙:沒人阻來沒人擋,不般配著不愛唱。

       。ㄋ模

        甲:唱了一聲不唱了,鼓兒一打退讓了。

        乙:沒打鼓來沒退讓,你的模樣看不上。

        [1]淌:讀去聲。(方)沖走。

        [2]劃不來:(方)不值得。

      終生在民歌的快活林里行走

      ———《隴南•老山歌》序

      馬自祥

        楊克棟老先生,自從20世紀50年代中期起,就在林業戰線工作,終其一生。他是林業工程師,一輩子的本職工作,就是植樹綠化、經營森林?伤麉s以“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精神,在林業戰線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業余時間,傾注了大量的心血、精力,搶救、采集、整理隴南民歌,且60多年如一日,樂此不疲。甚至于在耄耋之年,依然不忘初心,不辭田野之辛苦、案牘之勞形,仍耕耘不息,采集編著浩浩長卷《隴南•老山歌》。我突然想起古代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屈原在《離騷》中的一句詩來:“余既滋蘭之九畹兮,又樹蕙之百畝。”古人的一畹是三十畝,屈原“滋蘭樹蕙”,廣植芳草蕙樹已達數百畝。這“滋蘭樹蕙”,就是托物詠志,借用膾炙人口、簡明生動、口耳相傳的民歌,無形中潛移默化,對民眾的心靈起著一種教化、熏陶、模塑的作用。尤其民歌中的情歌、生活歌、勞動歌、儀式歌、時政歌、兒歌等,無不有著一種形象的指向性示范!对娊•魏風•國有桃》中有詩句:“心之憂矣,我歌且謠。”這說明,民歌無時不在承載著民眾的喜怒哀樂,人生哲理。

        楊克棟老先生自小耳濡目染,對家鄉這塊神奇的土地上孕育出來的民間藝術奇葩———隴南老山歌,珍愛有加。據他自己回憶,自小就喜歡坐在牧羊坡上,看山、看水、看樹林、聽山歌,哪怕是頭疼感冒也風雨無阻。這誠如老山歌的歌詞:“山歌本是靈芝草,身子骨有病能唱好。”后來在林業戰線工作,他馬不停蹄地走在林間小路上,也從不寂寞:“山路兩邊的倒垂柳,戴上草帽唱著走”。他的足跡踏遍了隴南的西和、禮縣、徽縣、成縣、康縣、文縣等地。就這樣,楊克棟一邊工作,一邊采集整理民歌,“滋蘭樹蕙”,一直行走在民歌的快活林里。退休之后,在別的老人陶醉于含飴弄孫之時,他依然迷戀、鐘情于行走在隴南大山里的那些蒼松翠柏、修竹茂林之間,跋涉著、尋覓著,聆聽、搜集、記錄著那些在高山流水、暗泉琴音里蕩氣回腸的老山歌,專心致志地記錄著那些樵夫、牧童和采集蘑菇的村婦們響遏行云的歌喉里流瀉的激情。甚至于退休以后近20年,依然難忘自己的初衷:“架起了房梁上檁哩,山歌聽慣了有癮哩;死水潭見風起浪哩,七老八十還唱哩。”

        《隴南•老山歌》是隴南山歌從口頭轉移到書面的成果,經過楊克棟先生畢其一生的搶救發掘,搜集整理,傾注了他一輩子的心血,完成了口頭向文本的轉移。這是歷史的進步,是歷史的必然,只有從口頭傳承變成文本閱覽,才能使隴南老山歌,這種植根于茂林修竹間的草根文化,更廣泛地進入人們的視野,才能

        登上文化的大雅之堂,才能使更多的人欣賞關注。作為十分珍貴的資料,能讓專家學者們從各個側面,多視角、多方位地在文化學、民俗學、語言學、歷史學、歌謠學、藝術學等方面進行極有科學價值的研究,致使隴南老山歌的特殊價值和藝術魅力在更廣闊的空間散發光彩。

        楊克棟先生在耄耋之年,仍念茲在茲,不辭勞頓,跋涉于隴南老民歌的快活林中,這種精神和毅力是一般人很難做到的。無論從歌詞結構和音樂結構,發掘采集的品種齊全,內容上也是新舊兼備,不同品類的作品反映了隴南文化的各個方面。楊老先生采集記錄的時候,完全忠實于作品內容和藝術形式的每個層面,其中關鍵是忠實于作品的語言,原原本本保留老山歌口語的原汁原味,原本的節奏、韻律,并注重采集與作品密切相關的文化背景、社會功能。

        楊老先生能把14000多首隴南老山歌采集編輯成冊,誠如他文本中的一首老歌里唱的:“打下的鐵圈箍桶桶,從根上山歌沒本本。”是啊,古往今來從沒有本本的隴南老山歌,在楊老先生的手里,終于完成了卷帙浩繁的多卷本,這是值得慶喜的一件大事。為此,我在這里向楊老先生深深地表達我的敬意!

       。ㄗ髡邽槲鞅泵褡宕髮W教授。本文有刪減。)

      文獻與史料的別一種解讀

      ———以楊克棟《隴南•老山歌》為視點

      蒲向明

        楊克棟先生《隴南·老山歌》,既是文學文本也是文學文獻,還是具有鮮明隴南特色的文學史料。這本書共分10輯,收錄隴南傳統特色本真而鮮活的山歌多達14300首,曲調31首。采集地區涉及甘肅南部3市17縣(區),即今隴南市(西和縣、文縣、禮縣、成縣、徽縣、康縣、武都區、兩當縣、宕昌縣),天水市(麥積區、秦州區、武山縣、甘谷縣、清水縣、秦安縣),定西市(隴西縣、漳縣),展示出古往今來世代民眾歌詠的廣博生活內涵與生命體驗的本真與鮮活,為隴南民間文學和民俗文化研究構筑了極其厚重的資料基礎。作者數十年來在隴南民歌整理研究領域辛勤耕耘,結合隴南市及其周邊縣區(“隴南”也是一個歷史地域概念,史料學上指晚清民國時代隴南十四縣)的地域特色以及民俗事象發表文章、出版論著,諸如《搶救、保護隴南山歌之管見》《試論西禮乞巧節的地域特征》《仇池風·隴南山歌》《大美隴南·山歌集》《仇池乞巧民俗錄》等等。

        《隴南·老山歌》里的每首山歌均來自于采集者的實錄,內容飽含即興創作的文化內核和興觀群怨的層累型評判,負載著人生與時事的博大境界。內容所展現的傳統采詩精神,有著對人生境界的審視與解讀,于地域文學凸顯異質化———唯有隴南大地尚可生長出抒情言志如此別樣的爛漫山花,而其秉持《詩經·秦風》一脈古拙厚重的敘述與表達,有力地展現了隴南文脈的厚重與綿長。藝術形式方面,體裁上兼備新舊諸體,題材上涵蓋隴南歷史文化的各個方面,尤其其中的時事歌謠,顯露了時代巨輪在隴南大地上行進的轍痕,有著俯仰數千年、上下天地間的史詩格局!峨]南·老山歌》在手法上既忠實記錄原初歌詞的節奏、韻律,又一以貫之地保留了傳統隴南山歌的口語本原和文藝體系,不可避免地會成為民俗學、人類學、方言學乃至歷史學研究的重要資料。

        搜集整理這一大部頭民歌集,不僅需要大量的時間,更需具備超拔的意志和實地調查等種種治學精神。從這個意義上看,《隴南·老山歌》凝結了豐厚的生活經驗,也積累了老百姓的生存智慧,可視為隴南不同地域人群的生活史、心靈史、文明史,是隴南極為珍貴的文化遺產!峨]南·老山歌》里面所保有的隴南歌者群像,看似普通的耕者樵夫、牧童村姑、販夫走卒,也有詩情激情、愛恨快意,更有責任擔當和眼界胸襟,他們是真正具備歷史意識、理性目光的“隴南歌人”,一生勞碌又詩意滿滿地生活在隴南大地上!峨]南·老山歌》不僅為隴南、為甘肅民間文學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也在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傳統文化方面發揮了應有的作用。

        在當今中華民族謀復興的時代格局中,如何理解《隴南·老山歌》民間文學的價值、意義和功能。首先是通過隴南民歌感受獨特的生活經驗,從而啟發我們把握文學藝術面向未來的創新性表達,不管是創作層面的,還是學術層面的,都是時代賦予我們的重任。中華文化“多元一體”,政治上一體、文化(文學)上多元,諸如隴南山歌一類的民間文學,不僅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人類文化多樣性的生動見證。文學在多維元素中長期互動發展,許多民間文學智慧以直接和間接的方式融入整個文學洪流,《隴南·老山歌》當然也概莫能外。作為致力于學術的人來說,必須時刻認識到,民間文學是一座富礦,其中有著充滿文藝活態的豐富資源,屬于可以生發原創性思維的福地,期待更多學人能從隴南山歌的博廣宏闊中創造出厚重的學術成果,以慰藉楊克棟先生辛勤的付出。

       。ㄗ髡邽殡]南師范高等?茖W校教授。本文有刪減。)

      版權聲明

      為加強原創內容保護,日前,甘肅日報、甘肅日報報業集團各子報、甘肅新媒體集團各平臺已將其所有的版權統一授予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進行保護、維權及給第三方的授權許可。即日起,上述媒體采訪、拍攝、編輯、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圖片、攝影、視頻、音頻等原創作品,文創產品、文藝作品,以及H5、海報、AR、VR、手繪、沙畫、圖解等新媒體產品,任何機構、媒體及自媒體未經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許可,不得轉載、修改、摘編或以其他方式復制并傳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關內容,請致電0931-8159799。

      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