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6thf4"><small id="6thf4"><blockquote id="6thf4"></blockquote></small></u><source id="6thf4"><mark id="6thf4"></mark></source>
  • <thead id="6thf4"><tr id="6thf4"></tr></thead>
      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陇南  >  两当县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两当兵变:打响甘肃武装起义第一枪

       2021/04/09/ 16:23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记者巩炜 吴梦寒 洪文泉 陈多 杨唯伟 靳文君

      两当兵变纪念馆中心广场上气势恢宏的七人群雕。本文摄影: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 郁婕

      位于两当县城关镇的两当兵变旧址。

        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 巩炜 吴梦寒 洪文泉 陈多 杨唯伟

        老南街20号,是两当县城关镇一处普通的院落。三进三出,坐西朝东,祥和安宁。89年前,正是在这里,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发动了著名的“两当兵变”,打响了甘肃地区武装起义的第一枪。从此点燃了甘肃武装革命的星星之火,掀开了陕甘革命的新篇章。

        如今硝烟虽已散尽,但那些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和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依然在这片土地上广为流传,生生不息。

        历史的必然

      两当县最北端的太阳工作站,当年,习仲勋就是在这里宣布了部队改编。

        3月20日上午,两当兵变纪念馆。纪念馆中心广场上的两当兵变七人群雕气势恢宏,庄严肃穆。群雕刻画的,正是策动两当兵变的习仲勋、刘林圃、许天杰等7人。

        他们英姿勃勃、整装待发,似乎89年的时光从未远去,那个风云激荡的年代依稀可见。站在这里,依然能感受到使命的召唤、精神的激荡。

        “两当兵变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习仲勋同志领导发动的一次重要武装起义,也是继清涧、渭华、旬邑起义后,党在西北地区领导发动的具有重要影响的一次武装起义。”纪念馆讲解员车春燕这样介绍。

        两当兵变发生在1932年的4月。要深刻地理解两当兵变,得先回到1932年的中国。那一年的中华大地,发生了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1932年1月3日,日军攻占锦州,中国东北三省全部沦陷。1月28日,日军在上海制造了“一二八事变”,淞沪抗战爆发。但国民党当局对淞沪抗战虽表面上支持,暗地里却在破坏抗战,镇压抗日运动。淞沪抗战1个多月后草草收场。3月3日,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撤退。9日,日本扶持清废帝溥仪建立了伪满洲国。

        一时间,中华大地风雨飘摇、大厦将倾,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黑夜中。而此时,国民党当局内部派系林立,军阀混战,陷入泥潭不能自拔。

        国有难,民多艰。对于道路的探寻,对于理想的追问,对于国家的救赎,在这片大地上从未停止过。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的十余年,为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屠杀和挽救中国革命,先后领导发动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等多次武装起义,并确立了“武装夺取政权”的斗争策略。可以说,一部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史,也是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心灵史。

        说起当年的历史,车春燕总是喜欢讲一个在当地广为流传的习仲勋的小故事:当时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一天,有个老汉在街上卖菜,恶霸想要白拿他的菜。老汉不答应,于是恶霸逼老汉交10块大洋的税款。老汉没钱交税,情急之下失声痛哭。这事恰巧被路过的习仲勋看见。习仲勋对恶霸欺压百姓非常痛恨,他说:“大伯这事我来承担好啦!”第二天恶霸派人来收税。习仲勋果断挺身而出,阻止了恶霸暴行,保护了卖菜老汉。

        这个故事如今被制成版画,挂在两当兵变纪念馆里,生动地再现着当时场景。同在纪念馆展出的,还有《习仲勋回忆两当兵变》一书。书中有这样的片段:“国民党军队中士兵生活十分困苦……我们提出反对打骂士兵、改善士兵生活,按时发饷、发鞋袜的要求,进而提出反对军阀战争、拥护红军的口号,成立红军之友社……为了利用新编部队和基本部队之间的矛盾,我们提出了反对压迫杂牌军、要求待遇平等的口号。”

        这是两当兵变的前夜,也是中国最浓重的黑夜。一群血气方刚的青年追寻着内心的信仰之光,秘密策动着一场兵变。1932年4月2日,一声枪响,两当兵变发生。这是历史的必然选择,也是人民的必然选择。

        如同黎明的曙光,也是冲锋的号角。在两当兵变的影响下,甘肃各地先后展开轰轰烈烈的武装斗争。从此在甘肃大地,星星之火,势成燎原。

        零点的枪声

      两当兵变纪念馆内展出的毛泽东写给习仲勋的信件。

        那是1929年至1930年秋,陕西省委先后派李特生、李秉荣、习仲勋等中共党员到杨虎城部陕西骑兵第三旅二团二营开展兵运工作。

        1931年春,该旅旅长苏雨生叛变杨虎城,党组织发动全营官兵,继续留在杨虎城部下。部队番号改为十七路军警备第三旅二团一营。

        陕西省委又派吕剑人、刘书林、陈云樵等到该部工作。1932年3月,营党委准备利用该营即将从驻地凤县、两当出发前往徽县换防之机,发动兵变,拉出武装。

        陕西省委同意执行兵变计划,并派出省委军委书记刘林圃为特派员,前往凤县传达省委指示和协助领导这次兵变。在凤县,营党委会议决定,兵变发动时间定在换防中,地点定在甘肃两当县城。兵变后部队去向是前往旬邑县与刘志丹率领的革命武装会合。

        4月2日零点,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两当山城的夜空。参加兵变的官兵击毙了负隅顽抗的一连连长韩生信等敌人,解除了反动势力的武装。之后,刘林圃等兵变领导人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撤出战斗。随即,参加兵变的300多名士兵集合于两当县城北窑沟渠旁,在刘林圃、习仲勋等人的领导下,连夜沿两当河北上。

        4月3日,到达两当县太阳寺村,宣布改编为陕甘游击队第五支队。这是一支新生的革命武装,也是人民自己的武装。队伍选举许天洁为支队长兼三连连长,习仲勋任政委,任命吕剑人为一连连长,高瑞岳为二连连长,左文辉为三连副连长。

        经过整编,当天下午,陕甘游击队第五支队从太阳寺出发,经过陕西宝鸡县、千阳县、麟游县、甘肃灵台县继续北上。途中,与敌人激战多次,兵力受到损失。到达陕西永寿县岳御寺驻扎时,被当地土匪王结子部队包围。陕甘游击队第五支队进行了顽强抵抗,终因寡不敌众而被打散,与刘志丹领导的革命武装会合的原计划未能实现。

        两当兵变是党在甘肃境内领导发动的第一次武装起义,是一次有组织、有步骤、有目的的武装斗争。虽然因种种原因最终失败,但它的影响是巨大的,不仅为党的兵运工作积累了经验,更唤起了陇原人民开展武装斗争的政治觉醒。

        两当兵变后,先后有苏河、杨松林、张许珍等一百多名两当优秀儿女投身革命队伍。仅在1932年4月至1933年4月的一年时间里,甘肃境内先后发生了靖远、西华池等十多次武装起义。陇原大地燃起了熊熊的革命之火。

        这些兵变部队有的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支队”,有的改编为“人民革命军”,有的改编为“西北抗日义勇军”等,为创建和发展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和集结革命力量做出了巨大贡献。

      [1]  [2]  下一页  尾页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各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