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6thf4"><small id="6thf4"><blockquote id="6thf4"></blockquote></small></u><source id="6thf4"><mark id="6thf4"></mark></source>
  • <thead id="6thf4"><tr id="6thf4"></tr></thead>
      您當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肅網  >  隴南  >  成 縣

      成縣五龍山,一片英雄鮮血染紅的山坡

       2021/04/07/ 16:57 來源:隴南日報

      成縣拋沙五龍山戰役舊址。 張平良 攝

        五龍山是成縣城西12華里處一座小山頭,其主峰是一個比較突兀的山包,其后有五道山梁,故而叫做五龍山。

        在當地人的心中,這個小山頭不僅是一處風景秀麗的自然景觀,更是一塊莊嚴神圣的紅色圣地。當年紅二方面軍長征經過成縣時,曾在山上進行過一場驚心動魄的阻擊戰。

        近日,記者徒步來到五龍山,察看戰斗遺址,聆聽革命故事。

        一場驚心動魄的阻擊戰

        “1936年9月17日,紅二方面軍攻占成縣縣城后,9月27日,國民黨中央陸軍王均部偷渡犀牛江,沿紅軍來路向成縣方向進犯,企圖將紅二方面軍一舉殲滅。因此,紅二方面軍第四師、第六師各一部迅速開往五龍山一帶設防阻擊敵人,以保證主力順利北上……”

        在蒙蒙細雨中,我們跟隨著成縣紅二方面軍長征紀念館講解員杜會芹的腳步一路上山,聽她講述當年發生在五龍山上的那場驚心動魄的戰斗。

        1936年,紅二方面軍在成、徽、兩、康的勝利,使國民黨十分震驚。9月下旬,敵胡宗南、毛炳文、王均各部,慌忙糾集兵力,分路向成徽地區逼近。

        9月25日,國民黨第三軍王均部三十五混成旅及補充團由武都縣向東追擊紅軍,27日進至康縣太石山渡犀牛江時,被駐守在大川壩、王窯一帶的紅三十二軍迎頭痛擊。敵人憑借飛機、大炮的優勢,向紅軍陣地瘋狂轟炸,強渡犀牛江,紅軍被迫向東撤離,在小川紅嘴山、孟家崖一帶又與敵發生激戰。

        紅軍邊打邊撤,至成縣拋沙五龍山,與奉命增援的四師十二團組織起阻擊防線。在康縣一帶活動的六師十八團也在陳本新團長和周聲宏政委帶領下,經陜西略陽縣白水江鎮緊急趕至成縣拋沙五龍山阻擊敵軍。

        五龍山地形復雜,便于隱蔽,紅軍決定在這里阻擊敵軍。當時紅軍的兵力部署是:總指揮部設在何家嘴山,五龍山設有觀察哨;四師指揮部設在廟山,部隊埋伏在夏家溝;三十二軍指揮部設在王家溝村,部隊埋伏在王家溝;六師十八團埋伏在羅家灣,指揮部設在羅家灣村。

        9月28日,敵軍進至拋沙河后,發現了紅軍的意圖,急忙搶占牛斜山,與紅軍隔河對峙。午后,戰斗全面打響,敵軍用五門鋼炮和兩架飛機向紅軍陣地猛轟,并在硝煙和雨霧的掩護下,偷偷渡過拋沙河,向六師十八團陣地新堡山猛攻。

        紅軍指戰員堅守陣地,沉著應戰,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的進攻,戰斗異常激烈。在此關鍵時刻,四師十二團政委楊秀山率領一營兵力迂回到敵人側后,與三十二軍緊密配合,前后夾擊,敵人狼狽逃回牛斜山。

        經過一天多的激戰,紅軍勝利完成了鉗制敵軍、掩護主力集結的任務,但我軍傷亡也重,戰斗中,十八團政委周聲宏犧牲,十二團政委楊秀山身負重傷。29日凌晨,部隊奉命撤出戰斗,經紅川到徽縣與大部隊會合,成縣縣城又被敵人占領。

        如今,在五龍山頂的廟宇后方,有一棵白皮松,雖經千年風雨,依然高大挺拔。舉目向上,只見樹冠處有好多斷枝,斷裂處還留著焦黑的彈痕,這些痕跡似乎還在訴說著當年戰爭的激烈。

      五龍山頂,白皮松樹枝上彈痕猶在。

        紅軍精神永遠留存

        在五龍山頂的廟宇里面,矗立著一座紀念碑,上面“五龍山伏擊戰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的字樣十分醒目。

        杜會芹告訴記者,這座碑是1991年,為紀念長眠山中的紅軍英烈,當地百姓自發籌款集資修建的。

        在2008年“5·12”地震中,紀念碑被震歪,但當地鄉親們都不忍拆除。雖經歲月變遷,但紅軍精神已永遠留存于當地人民心中。

        成縣百姓和紅軍的魚水關系是在血與火中凝結而成的。五龍山戰役中,當地的老百姓密切配合紅軍,山下強壩村是紅軍的后勤基地,村民強克然、強克杰、強貴然等負責為紅軍送飯送水,并將傷病員抬下山,為他們治病療傷。

        紅軍撤離成縣以后,國民黨保安隊到村里搜捕傷病員,鄉親們將他們藏在玉米稈圍成的草垛中,每天派人送食物藥品,照顧他們。

        而在紅軍到達隴南地區之前,國民黨反動派與土豪劣紳就在群眾中大肆散布“紅軍是青面獠牙紅頭發,要殺人放火,共產共妻”等謠言,使群眾對紅軍非常害怕。所以,紅軍每到一地,村里群眾大都躲進了山里。

        為了取得群眾的信任和支持,紅軍廣泛開展宣傳黨的政策、發動群眾的工作。按照黨中央和方面軍總指揮部的指示,紅軍每到一地,指戰員們便熱情地幫助群眾掃地、挑水、打碾、墊圈、收割莊稼、放牧羊群,對群眾的利益秋毫無犯,寧肯挨餓受凍,也不隨便進屋,亂拿東西。

        紅軍還十分注重處理好民族關系,在回民聚居的地方,特別書寫了“保護清真寺,不住清真寺”“不打回民土豪”“打倒壓迫回民的貪官”“紅軍聯合回民反蔣抗日”等標語,并在清真寺門口設立崗哨,以防有人誤入。

        通過開展廣泛深入的宣傳工作,紅軍用自己的實際行動,戳穿了國民黨反動派的謠言,贏得了廣大群眾的理解和支持。逃走的人都很快返回村莊,幫助紅軍籌集糧食、經費。

        紅軍除了嚴明紀律,用實際行動感染、教育群眾外,還利用刷寫標語、開會座談、演戲教歌等辦法,向群眾宣傳紅軍北上抗日的目的和革命道理,教育人們組織起來,同國民黨反動派、地主豪紳作斗爭。

        在紅軍的感召下,3000多名隴南子弟參加了紅軍,僅成縣就有800余人加入紅軍新兵團。

      1936年中秋節前,劉伯承在成縣城郊支旗村張式昹家的北屋里,與汪榮華舉行了婚禮。

        劉伯承在成縣結婚

        “首長喜結連理枝哎,明年就要結子哩。新娘好比圓圓的月亮哎,伴著太陽走哩……”采訪中,我們還聽到了劉伯承結婚的故事。

        劉伯承總參謀長隨紅三十二軍一同行軍,到成縣后,住在城郊支旗村張式昹家的北屋里。1936年中秋節前,劉伯承和紅軍戰士汪榮華在此舉行了婚禮。

        1935年8月,汪榮華從川陜省委工作隊調到總參謀部四局工作,長征途中,經過艱苦的戰爭生活和嚴酷政治斗爭的考驗,他倆結成了親密的伴侶。

        當時的婚禮極為簡樸,沒有布置洞房,沒有新添衣物,更沒有擺設酒宴。結婚還不到一周,黨中央就來電要劉伯承總參謀長去保安接受新的戰斗任務,于是他倆又隨軍踏上了新的征途。

        紅軍到了成縣

        紅軍到了成縣了,

        世道遂了人愿了。

        縣長跑得不見了,

        才把財主清算了。

        土地分了糧散了,

        窮人才把天見了。

        ——出自《紅軍長征在隴南》

      成縣五龍山戰役烈士紀念碑。 張平良 攝

        五龍山下

        戰馬嘶鳴,鋼槍怒號,

        誘敵深入五龍山下,在這里擺開殺敵戰場。

        鋼鐵紅軍啦,在這里把敵人埋葬!

        軍民一心啦,在這里把敵人消滅光!

        ——出自《鐵血紅旅》

        成縣民謠

        前川的高粱后川米,中川要種棉花哩。

        紅軍好比及時雨,來到了成縣壩里。

        窮人翻身天睜眼吆……打倒了土豪掌權哩。

        首長喜結連理枝唉,明年就要結子哩。

        新娘好比圓圓的月亮唉,伴著太陽走哩。

        革命的道路千里萬里遠吆,太陽和月亮永不分離。

        革命成功了再來支旗寨轉吆,殺豬宰羊等著你……

        ——出自《鐵血紅旅》

        (記者 楊麗君 組稿 資料來源于《中國共產黨隴南歷史》第一卷、《紅色民謠》等)

      版權聲明

      為加強原創內容保護,日前,甘肅日報、甘肅日報報業集團各子報、甘肅新媒體集團各平臺已將其所有的版權統一授予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進行保護、維權及給第三方的授權許可。即日起,上述媒體采訪、拍攝、編輯、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圖片、攝影、視頻、音頻等原創作品,文創產品、文藝作品,以及H5、海報、AR、VR、手繪、沙畫、圖解等新媒體產品,任何機構、媒體及自媒體未經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許可,不得轉載、修改、摘編或以其他方式復制并傳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關內容,請致電0931-8159799。

      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

      相關新聞